回归中国古代散文的世界_新跑狗王中王
回归中国古代散文的世界
更新时间:2019-01-20
 

中国古代的散文研究随着散文的产生而发生,历数千年而绵延不绝,表现出一些显明的文化特点:特色一,与诗歌的“抒情性”不同,散文存在赫然的“书写性”特点,在中国古代社会生涯中发挥着广泛而宏大的实用功能,大量散文专书、别集、总集等盛行于世,上自贵族士夫,下至文人书生,通过对散文文本的编选笺释、教诲讲授、阅读赏析,自发并踊跃地加入散文研究,形成散文研究的普遍化特点。特色二,从“知人论世”的研究措施出发,中国古代始终重视散文史料的收集与编撰,从作家传记、作品评论到目录编制、材料汇编,造成了一座极其丰富的散文研究资料宝库,为散文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。特色三,同中国传统的包容性、随意性、领悟性的思维方式互为表里,古代的散文研究大多采用随笔式、杂感式的研究方式,研究成果多为随思、随感、随录而成的札记体、杂论体文章,散见于文人的交谈、书信、序跋、笔记、杂论等形式之中,散文研究成果几乎无所不在。特色四,古代的散文研讨特别重视对散文文本内涵丰富性的深度发掘,器重勾连散文文本与社会生活、学术思想、文化风气之间的密切联系,散文经典在始终阐释中被赋予生命,成为文学、文明、思维的主要载体跟重要显现,从而构建了开放而宏阔的散文研究格局。特色五,由于散文具备适用性的“书写”功效,书写实际的需要促成历代文人乐此不疲地摸索散文的写作体式(或表白方式),因此对散文体式的研究结果数量巨大,内容丰硕,论析细致,足以造成中国古代“文章学”丰富而完整的话语体系。

《中国散文史》郭预衡 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

中国古代散文从上古持续到晚清,是一座内涵丰盛、数目宏大、亟待挖掘的学术宝库。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,从经世济民、精思博学、传情言性,到描写社会、塑造历史、表示风俗,散文承担着其余体裁难以取代的巨大的社会作用。从文献分类来看,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文献都以散文文体作为最核心的撰述方法,这就构成了一个以经部为源头,史部、子部分头并进,集部叹为观止的古代散文世界。